<output id="kqfkv"><source id="kqfkv"></source></output>
<delect id="kqfkv"></delect>
<td id="kqfkv"></td>

  • <delect id="kqfkv"></delect>

  • 手機版 您好,歡迎來到家和萬通鉆井有限公司!
    維佳廚衛
    維佳廚衛
    維佳廚衛
    聯系我們

    昆山家和萬通鉆井有限公司

    聯系經理:陳經理

    聯系電話:13776367266

    電子郵箱:23607777/898

    公司地址:市小欖工業大道北58號

    企業新聞

    紅土地上鉆井忙——北部灣徐聞探區采訪紀行之三

    發布時間:2014-06-08 點擊:

    記者劉繼寶 潘月斌 通訊員周建秋

      從徐聞X1井到徐聞X6井,蘇皖石油人歷經十年風霜,腳步一路鏗鏘,最終以徐聞X6井的重大突破,讓沉寂已久的徐聞大地發生了歷史性的巨變。

      從徐聞6井站向東南眺望,坐落在一塊高臺上的徐聞6-3井鉆塔直插云霄,路邊因火山多次噴發而形成的火成巖,成橫斷面的裸露著,似乎在向我們訴說徐聞地下巖層的復雜。

      徐聞速度

      13日下午,當我們走進徐聞6-3井場時,鉆機正在鉆進。井場上鉆井處鉆井隊黨支部書記萬禮勇,正帶領部分干部員工在下卸技術套管和油層套管。

      徐聞6-3井是一口開發井,與徐聞6-1、6-2井場相距約80米,負責該井施工的是鉆井處鉆井隊。這是一支戰功卓著的功勛鉆井隊,近年來先后完成的橋7平1、鳳凰X1、曹64等井均是名聲顯赫,就是在徐聞地區的開發中,該隊也是戰績顯赫。

      在去年秋天徐聞6-1井的施工中,該隊自9月27日開始從江蘇搬遷,10月12日凌晨4時正式開鉆,16天創出長途搬遷的“徐聞速度”。在鉆進中,鉆井隊積極開展技術創新,短短12天時間,便鉆進至井深2100米的定向增斜階段,2013年11月29日,設計井深3355.5米的徐聞6-1井順利完井,從開鉆到完井實際只用了49天,又創出了一個鉆井的“徐聞速度”。今年初,該隊又乘勝追擊,僅用了34天就高質量的完成了6-2井的施工。

      在徐聞6-3井的施工中,該隊4月30日開始搬遷完安裝,6日早上6時整正式開鉆,待筆者走進井場時已經鉆進至710.9米。技術員張驥對我們說:“現在是二開,很快就要進入三開了,結合前兩口井泥巖厚可鉆性差、井底溫度高達150攝氏度以上的不利因素,嚴格落實技術措施,優選個性化PDC鉆頭和鉆井參數,提速提質提效,爭取再創造一個‘徐聞速度’”。

      親如一家

      雖說此時太陽已偏西,但井場依然火熱,站在現場不干活,就能感覺陣陣襲來的滾滾熱浪,近40攝氏度的高溫下,鉆一班班長潘俊青正帶領井架工邵長書、內鉗工朱言峰,借助吊車將貨車上的套管在管橋上就位,其他幾名員工在鉆臺大班江昌元和機房大班劉康春的帶領下卸護絲,鉆一班的10員工交班后沒有來得及休息,就直接參加卸套管。食堂管理員朱金林抱著礦泉水,一一給大家分發,遇到騰不出手來的員工,就擰開瓶蓋幫其喂水。

      “這活給力,這天更給力!”看著現場的員工一個個都是揮汗如雨汗流浹背,副隊長李明海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怨怨地說,在這不比家里,全隊只有25名員工,遇到卸套管這樣的體力活只能是全體都上,就在當天上午,由隊部和部分大班12人組成的突擊隊,還趕到大黃基地完成了鉆井隊部分設備的轉場。

      而地測處錄井中心JS105綜合錄井隊的徐國俊、楊洋等二位員工,在錄井隊長許磊的帶領下正拿著量尺、記錄本等器具,對管橋上已經擺整齊卸了護絲的套管進行仔細丈量。

      綜合錄井隊的員工自到達現場就立即投入工作,收集好各種地質交底數據為一開鉆進做準備;高溫下,氣測上密度、池體積、電導率、懸重傳感器等30多支儀器的準備工作,在從儀器房到鉆臺再到泥漿罐,均灑下了105錄井隊員工的汗水。

      量完套管,楊洋悄悄地向記者打聽218地震隊啥時候收工,說已半年多沒有看見小姨夫盧勇(218地震隊駕駛員)了,想去看看他,可這邊一時忙得抽不出身,只能等明天了。

      戰地晚餐

      接近5時許,場地上100多根技術套管和油層套管被整齊地排在管橋上,而鉆臺上鉆三班副司鉆徐磊正帶領三班員工在鉆進,在操作臺一隅,依次擺放著綠茶、茶水瓶和礦泉水,操作室里的空調壞了,只能敞開門窗用自然海風來驅散熱浪,徐磊的目光在泵壓耐震壓力表和鉆臺的轉盤間來回跳動,鉆臺上于波、滿陽和孫浩在換過一根鉆桿后,用小勾從坡道提上一根鉆桿放好后,孫浩拿起刮子清掃濺到鉆臺上的泥漿,幾個人汗透的工衣是前胸貼后背,干了的地方印出大片的鹽漬。正在這時,副隊長李明海走上鉆臺換徐磊下去吃飯。

      大家或是圍坐在井場休息室的桌子邊、或是坐在門前過道梯子上吃飯,飯菜很豐盛,有紅燒鴨塊、清蒸小黃魚、梅干菜燒肉和西紅柿炒雞蛋等,外加一個蘿卜絲湯。

      萬支書對筆者說,在徐聞施工,高溫多雨,環境差,高強度工作,大體力消耗,大家一直付出著外人難以體會的艱辛,員工三班兩倒,為了讓大伙吃好,隊干部和食堂管理員每天都會精心安排好伙食,并詳細記錄下員工就餐情況,及時調整菜譜,努力讓大伙兒吃得滿意。

      談到食堂的伙食,大家紛紛夸獎說:“這樣的飯菜,沒的說!”只見徐磊在吃完飯后又匆匆喝了口湯,就直奔鉆臺,記者急忙攔住他問為什么這么急,徐磊感慨地說:“加上上午的轉場和下午的卸套管,李副隊已經連續干了14個小時了,晚飯還沒有吃呢?!?/p>

      此時,西落的斜陽,把鉆塔高大的身影印在南國的紅土地上,很長、很長……

    相關熱門搜索詞

    上一個: 普光首口開窗側鉆井創兩項紀錄
    下一個:越南打擊、轟炸981——鉆井船也不能退

    合欢污视频
    <output id="kqfkv"><source id="kqfkv"></source></output>
    <delect id="kqfkv"></delect>
    <td id="kqfkv"></td>
    
    
  • <delect id="kqfkv"></delect>